宁浩自认骨子里很悲哀 称爱情观和冯小刚相似

时间:2018-01-14 02:02:13166网络整理admin

  一部《疯狂的石头》,让人们见识了宁浩的黑色幽默;一部《疯狂的赛车》,更是让人见识了幽默背后的荒诞6年后,宁浩离开了苦大仇深的《无人区》,找来了当年的“石头帮”,要去干一场轰轰烈烈的“黄金大劫案”     日前影片在北京举行试映场,媒体观影后评价两极化严重,有人直指宁浩“砸掉了两部疯狂好不容易在影迷中建立起来的信誉”观影过后,记者采访了宁浩他称自己对这些声音早有预料,但再也不会用“疯狂”系列的方式去讲故事:“我就是不能呆在那了,我要去别的地方看看”以往给人很洒脱感觉的宁浩向记者袒露心声:“其实我骨子里是个很悲哀的人”面对“中生代导演”的提法,宁浩称艺术进入到个体时代,进入到各自喜欢的空间,没法再分什么代了     【说搭档】     找个男一号吓走副导演     记者:大家都说你拍片很牛X     宁浩:没有,只是因为大家看的东西太少了,中国电影市场上好的作品不多所以大家看到我的就满意了我这手艺,就是大碗面的手艺,还达不到一级厨子的手艺,以前大家吃的都是地沟油,所以觉得大碗面就不错了     记者:这次在《大劫案》中,我们看到了黄渤和范伟,这次与他们合作感觉如何     宁浩:黄渤这次只来了3天,我需要非常快地把他的戏份拍完,这次他一个人演两个角色,是不一样的状态,当然他一如既往地聪明,演得很精彩而范伟是我很敬佩的表演艺术家,记得我写剧本的时候并没写圣经的内容,但开拍的时候,他已经把圣经主动背完了,到了片场还跟我研究拿出哪一句演到电影里,是一位非常认真的表演艺术家     记者:新人雷佳音这次的表现不错,有媒体觉得他长得就像片中扮演其父亲的郭涛年轻版,这是你选他的原因之一吗     宁浩:选择一个角色形象,我要平衡那么多问题:他既要能演小流氓,又要能演情圣,其实挺矛盾,雷子在这几个方面比较综合,我只是看气质,没从像谁开始想记得当初我定这个角色,说要找个能演英雄,也能演小混蛋,还能演情圣的,负责选角色的副导演听到后,就辞职了     记者:片尾主题曲是请崔健来唱的,为何想跟他合作     宁浩:崔健老师是我的偶像,他的音乐我很喜欢,这首歌我曾在他棚里听过,感觉特别伤感,有种时间流逝的感觉,这是首关于时间,关于生命的歌曲,非常动人其实在《赛车》的时候就想用他的曲子,但当时经费越搞越紧张,所以没办法,这次终于可以用了,也算没有遗憾了     【说质疑】     想笑可以去听相声啊     记者:影片名字里有一个“劫”字,但实际在影片中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体现得却不是很多     宁浩:其实影片本名不叫《黄金大劫案》,而是叫《枪炮与玫瑰》说起名字,我最讨厌的就是跟“疯狂”两字沾边,第二就是叫什么“黄金大劫案”,本来想用“枪炮与玫瑰”,但当时“黄金大劫案”已经报审了,如要改名还得再报一次审,感觉挺麻烦的,所以就没改成     记者:这次放弃了多线索叙事,笑声比以往也少了不少,观影后媒体的评价也两极化,这是不是一次非常大的挑战     宁浩:说实话,我就没冲那使劲,多线索这种东西,玩小聪明这种东西,我不想再用了,我就是不能呆在那了,我要去别的地方看看当然放弃只是说不一定是单线叙事的,拍什么内容,找到适合的叙述手法,是倒叙好还是正叙好,按影片的感觉再来选择至于你说的笑声,老百姓的娱乐难道只是为了笑么想笑我们去听相声啊,其实电影有很多层面需要,看《泰坦尼克号》大家也不是要笑,我们还是有其他的追求的     记者:有人认为植入广告太生硬了,你怎么看     宁浩:我从开始就没介意过广告植入这事,对于这个,我无所谓有,无所谓没有,资方找来了就做呗,拍《无人区》的时候一个都没放,那就不做了呗至于植入得特别硬那我下次就注意点,我真没想到原来那个蜂蜜那么有名     记者:有预测到评价两极的结果吗     宁浩:我有预测过结果,其实无所谓,我只能把我的想法拍出,弄着不好,你不喜欢,我也没办法认同的就看看,不认同的,我们可以探讨     【说人生】     其实骨子里很悲哀     记者:据说《大劫案》当时想找韩寒写故事     宁浩:《大劫案》最早是写了个爱情故事,一个当代的爱情故事,为这个我还和韩寒聊过,说要不要给我写个当代爱情故事韩寒当时忙着赛车,不靠谱,我就自己写了一个,但是觉得不如韩寒写得好,就放下了     记者:小东北的爱情观跟你的一样吗     宁浩:看完《非诚勿扰》之后,我觉得自己爱情观和冯小刚可能比较像我非常喜欢《非2》,我觉得是很有情怀、很有感悟和内容的一个电影我不知道如果我写爱情,能否找到一个新的视点来写     记者:成长,是你在这部影片中一再强调的东西,为何想讲这么一个故事     宁浩:第一,可能是因为有孩子了吧成长这个事情,我小时候就在想,想长大后怎么样,但当我30岁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现在就是长大了以后这些年,我的青春,我的事业都已经走过去了,回过头反观,才能看清楚这个过程的全貌,这就是我要讲这个故事的初衷     记者:这次采访感觉你比较悲观     宁浩:其实人生的前半截是成长的烦恼,后半截是面对死亡的恐惧,每个人都有一个欢乐的前半截,一个悲剧的后半截,死亡是注定的结局,所以在死亡前,人必须不断成长,不成长就无法面对死亡这个终极考试,所以只有欲望才能指导你的行动,从索取开始,从欲望开始我的骨子里很悲哀,挺相信悲剧的,别看我戴着金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