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88岁诗人收到刘伯承元帅53年前亲笔信

时间:2017-09-04 03:01:39166网络整理admin

88岁的丁芒出示刘伯承元帅的亲笔信        1925年出生在江苏南通,1946年参加新四军当代著名诗人、作家、文艺评论家、散文家、书法家先后出版诗集、散文集、散文诗集、诗论集、书法集40余部        丁芒老先生今年88岁,住在南京市玄武区高楼门今年3月份,丁先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那头是宿迁市史志办主任杨学军杨学军告诉丁先生,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朱冬生整理出版社下属《星火燎原》编辑部的文件档案时,发现了53年前,刘伯承元帅写给丁先生的亲笔信4月初,丁先生收到了杨学军寄来的彩色复印件 扬子晚报记者 肖 雷        元帅的亲笔信        刘伯承在信中尊称编辑为“您”        昨天下午3点钟,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丁先生家中88岁高龄的丁先生先将刘伯承元帅的亲笔信复印件拿给记者        刘伯承元帅在信中写道:“丁芒同志:回忆长征一文,您出力太多其中关于事例原则问题,必须请军委常委诸同志审核才有把握我看了您最后稿我仅为干部团渡金沙江,增加两句说明史实余无意见致以敬礼!刘伯承 九月三十日”通篇信件为刘元帅毛笔书写,字体顿挫有力从复印件看,原件纸张已经发黄        看完信件,记者颇为感慨:刘伯承身为共和国元帅,给一位编辑写回信,竟然尊称对方为“您”,足见他崇高雅重、谦和博爱的胸怀        回忆 53年前为元帅整理长征文章        这封信背后究竟有什么样的故事丁老回忆起半个世纪前的点点滴滴        “1955年,我开始到解放军总政治部《星火燎原》编辑部担任编辑《星火燎原》第三卷主题是‘长征’,长征时期刘伯承元帅是前敌总指挥,自然要由刘元帅来写整卷的纲领性文章”        1959年4月的一天,丁先生拿着编辑部的介绍信,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刘元帅北京家中“那是一座很普通的旧式平房,根本想不到里面住着共和国的开国元帅进了客厅,我立正敬礼之后,刘元帅先伸手和我握手,让我坐下,这让我之前的拘谨一下子就没有了随后刘元帅和我讲了长征时期的战争经历”丁芒回忆说,“讲了大约半个小时,元帅已经很疲惫(刘伯承元帅1892年生,当时已经67岁编者注),便嘱咐我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找陈伯钧副院长,再了解些事情”        周折 53年来从未被告知元帅来信        根据了解的材料,丁芒夹叙夹议,整理出了《回忆长征》一文“稿子送到编辑部后,当时的总政治部宣传部副部长赵易亚将标题改为《回顾长征》然而,就在赵易亚副部长肯定了文章,重拟了题目,征求我的意见时,我被打成右派,当场就被拉去参加批判大会事后,我把这篇文章打印出来,托人交给刘元帅”        当年10月份,《回顾长征》一文最先在《八一杂志》刊出,随后编为《星火燎原》第三卷的首篇此时的丁芒已经被打成右派备受批斗 此后,丁芒被下放到南通,也离开了《星火燎原》编辑部“1972年,当时的《星火燎原》编辑部陈汉民联系我,向我核实了几个有关《回顾长征》一文的细节问题之后我就和编辑部没了往来”丁芒说,“但自始至终,没有人跟我讲过刘伯承元帅这封信”        收信 时隔53年,收到了元帅“亲笔信”        1979年,已经平反的丁芒调入江苏人民出版社,从此定居南京“为刘元帅整理回忆文章这件事,本来我已经淡忘了,直到今年3月份,突然接到宿迁市史志办主任杨学军的电话杨主任告诉我说,解放军出版社原社长朱冬生因公事找到了他,问起了我原来朱社长在整理《星火燎原》编辑部的文件档案时,发现了刘伯承元帅写给我的亲笔信”        “刘伯承元帅居然给我写有亲笔信!”88岁高龄的丁先生几乎不敢相信“我当时就恳请杨主任,让他同已经回北京的朱社长联系,希望朱社长能把复印件寄给我几天后,我收到了杨主任寄来的信,其中就有刘伯承元帅那封信的复印件看着刘元帅53年前写给自己的亲笔信,激动兴奋的心情真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        遗憾的是,丁先生没有留下朱社长的电话,也记不得杨主任的电话扬子晚报记者多方联系,但都未能同二人取得联系,无法了解更多有关元帅亲笔信的事情        ■花絮        一句“丁处长” 差点“罪加一等”        看着刘元帅的亲笔信,丁先生想起了53年前被批斗时期的一个小花絮“1959年10月初,总政治部宣传部党支部开大会批斗我时,值班室的同志突然推开门喊道:‘刘元帅家里来电话,找丁芒’因为我正在被批斗,自然不会让我接电话编辑部正在批斗我的一位同志站了起来,说他去接完电话回到会场,这位同志高声大喊:‘刘元帅的警卫打电话过来,说找丁处长接电话丁芒居然在刘元帅家中冒充处长!’我当时就愣住了,别人都喊我丁编辑,怎么可能喊我丁处长后来回想,可能是刘元帅的警卫认为,总政治部的人能见到刘元帅,起码得是个处长出于礼貌,他就在电话里叫我丁处长”        这名警卫在电话里面讲了什么内容,丁先生至今不清楚“看到刘元帅的这封信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