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枪杀女婿坐牢十年获释后被女儿拒绝赡养

时间:2017-03-17 11:10:12166网络整理admin

  谈起丈夫被害,沈晓云禁不住潸然泪下     刘淑琼不再指望女儿的原谅       10年前,乐山人沈晓云深爱的丈夫被母亲和父亲枪杀10年后,已经年过七旬的母亲刑满释放一边是赡养义务,一边是杀夫之恨对于沈晓云来说,这是莫大的煎熬她拒绝了赡养母亲     为了生活,出狱后的母亲将女儿告上法庭……     情与法     母亲杀害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永远不愿意原谅自己的母亲     丧夫之痛     10年前 父母枪杀她丈夫     因为家庭矛盾积怨太深,那天晚上,母亲刘淑琼拿起火药枪,瞄准了她丈夫,父亲则扣动扳机,她的父母,合谋杀死了她的丈夫……听说母亲将刑满回家,她和儿子称,只要刘淑琼敢踏入院子,他们就用乱棒打出去     岳母瞄准 岳父开枪     “假如当初我们不是那么坚持,也许他就不会枉死了”沈晓云叹了口气说母亲一直反对她与丈夫结婚,后来丈夫同意做上门女婿,两人才得以结婚     沈晓云说,大概1996年前后,刘淑琼老两口与丈夫方志君之间的矛盾在争吵中开始升级当地一位村组干部表示,在家庭矛盾不断激化后,方志君开始拒绝赡养刘淑琼夫妇,多次上门进行调解,但基本上没效     2001 年元旦节的前两天,晚上7点过,沈晓云一家三口从外边回家,沈晓云在厨房淘米做饭,丈夫在坝子里切猪草,儿子方小明在屋里看电视突然,她听到一声枪响方小明也赶紧跑到门口,“看到我爸爸头朝外,脚朝堂屋,仰面躺在地上”方小明说,当时他转过头看到外婆刘淑琼手里拿着一支手电筒,外公沈建强在对面站着,手里拿着一支长火药枪     枪杀案发生后,刘淑琼夫妇很快被警方抓获归案,两人对用火药枪杀死方志君一事供认不讳当天,刘淑琼将火药枪瞄准方志君后,沈建强扣动扳机将他打死经法院审理,刘淑琼和沈建强因犯故意杀人罪,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无期徒刑,并判两人赔偿经济损失10000元     那年,沈晓云32岁,丈夫方志君33岁,儿子方小明10岁     丈夫走了 带儿苦熬     丈夫死了,父母也进了监狱“那时天天哭,不晓得生活咋个继续下去”对于沈晓云来说,“那时候觉得天都快要塌下来了,自己也差点自*杀随丈夫而去”     沈晓云停顿了片刻,突然开始抽泣起来,“当年,我的儿子才10岁,就眼睁睁地看着爸爸被自己的外公、外婆打死从那以后,儿子就经常从噩梦中惊醒”     丈夫死后的最初几年,也是沈晓云最难熬的几年为了生计,儿子15岁初中毕业就没有读书了,现在在乐山城区打工,她自己也经常四处打工挣钱     在刘淑琼正式出狱前夕,全福镇组织镇司法员、村组干部迅速赶到刘淑琼的老家进行情况摸底     “虽然10年时间过去了,但并没有冲淡沈晓云母子对刘淑琼的仇恨”全福镇一位司法员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时听说刘淑琼要刑满回家时,母子两人表示出强烈反对,并扬言只要刘淑琼敢踏入她家院坝,就会乱棒打出经过多次反复调解,沈晓云才表示,母亲出狱后保证不找其麻烦     刘淑琼说,在服刑期间,两个女儿都没有专门去看望过自己,原本以为自己也会老死狱中,没想到还有机会再回家谈到12年前枪杀案的细节,刘淑琼说,没有必要再提了,她并不打算去女婿的坟前看看     法院作出判决,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不能因父母的过错而免除     赡养之责     母亲出狱 她说不能原谅     那一声枪响之后,这个家庭三代人之间的亲情就被彻底击碎沈晓云说,从她内心来讲,早就没把刘淑琼夫妇再当做亲人了,虽然他们坐了牢,但是抵不过丈夫一条命,但是,这却并不能成为女儿拒绝赡养母亲的理由     因为年事已高,沈建强已经于2005年在监狱中去世2010年4月,刘淑琼由于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提前释放此时,她已经是73岁的白发苍苍老人了老人住进了大女儿沈晓红家里仅仅7个月后,她就被撵出了门,因为她偷家里的鸡出去卖     此后,刘淑琼被临时安置在全福镇台子村党员集资修建的公房里当成都商报记者找到刘淑琼时,她刚刚从外面捡拾矿泉水瓶子回来“原来每天还可以卖三四元,现在基本上捡不到啥子了”今年已经75岁的刘淑琼看上去身体还很硬朗她经常到外面去捡垃圾、挖野菜来卖,衣服、裤子、鞋子基本上也是邻居送的     4月12日,乐山市中区全福镇台子村9组阴雨绵绵“你们又来干啥子,我永远不可能原谅她的”面对全福镇司法所工作人员的突然造访,沈晓云言语上显得有些“不客气”,但她还是从屋里搬出几张凳子来,喊大家坐下     “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这个丈母娘不但没有把自己的姑爷当成半个儿子看待,还亲手杀了他,你让我怎么原谅她”沈晓云指着屋前的一块空地说,当年她的丈夫方志君就是在那个位置被打死的在沈晓云看来,原本母亲、父亲、丈夫都曾经是自己最亲的人,但就在那一声枪响之后,这个家庭三代人之间的亲情就被击碎沈晓云说,从她内心来讲,早就没把刘淑琼夫妇当亲人了,虽然他们坐了牢,但是抵不过丈夫一条命     法院判决:赡养义务不因父母过错而免除     由于两个女儿都不尽赡养义务,全福镇司法所将刘淑琼带到了乐山市中区法律援助中心求助,该中心迅速指派了法律志愿者代理这起官司     2011年11月20日、2012年1月11日,乐山市中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庭审中,沈晓云辩称,母亲刘淑琼杀了自己的丈夫,给自己造成巨大的伤害,故不愿意承担赡养义务,而且对于枪杀一案,刘淑琼还未履行10000元的民事赔偿法院认为,子女赡养父母的义务,不因父母的过错而免除至于此前未履行的民事赔偿义务,属不同的法律关系,可以另行依法主张权利     法院判决:沈晓红和沈晓云每月分别支付刘淑琼赡养费100元,并凭正式发票,各自承担刘淑琼公立医院的医疗费的二分之一同时,考虑到刘淑琼和小女儿沈晓云的特殊矛盾,判决由沈晓红向刘淑琼提供住房居住目前,法院判决已经生效,但刘淑琼的两个女儿都还没有执行据介绍,法院将考虑强制执行     女儿:     好好的一个男人     说没了就没了     “但就是这么好好的一个男人,说没就没了”在沈晓云的眼中,从谈恋爱开始,方志君就一直对她关爱有加     据沈晓云回忆,方志君力气大,也肯干,帮人拉预制板,一天能挣30多元跟着这么一个勤劳的男人,她也感到很幸福她当时身体不好,胃口也差,方志君隔三岔五就会买点好菜回家改善伙食不到3年时间,他们就用挣来的1万多元钱修建了新房子     当地一位毛姓村民说,在他的印象中,刘淑琼话比较多,除了跟家里人吵,也曾多次和其他村民发生口角,而沈晓云夫妇的性格则相对温和一些,但方志君有时脾气也不太好     母亲:     不求女儿原谅     只想办低保       刘淑琼说,现在还是有点后悔,即使女婿再不对,也不能要了他的命,“我也晓得女儿不能原谅我,我也不再指望她的原谅了”在司法所工作人员离开时,刘淑琼身靠着门框说,现在要女儿每个月给钱太恼火了,希望相关部门能给她办低保,